连载小说

第一章

  我叫郭靖,没错,我就是那个被世人尊称为神雕大侠的郭靖,说起来,这辈子,最让我感激上苍的是,与爱妻蓉儿的相遇相识和相爱。

  最近的烦心事儿挺多的,襄阳城的局势颇让我感到烦恼,蒙古军攻势凶猛,根据我安排在吕文德身边的探子回报,吕大人正与蒙古军方面密谋,似乎有投降的意图,因为这些原因,我心烦之下,与爱妻蓉儿拌了两句嘴,蓉儿一气之下,就离家出走了。

  根据丐帮弟子回报,说在襄阳南方30里遇见蓉儿踪迹,我得到消息,骑着小红马往南追寻爱妻踪迹。

  远处看到人声噪杂,我要小红马原地等我,然后我运起轻功,躲在一颗大树上。

  放眼看去,原来真的是爱妻蓉儿,而地上躺着一个穿着奇怪服装的少年,不知生死,而蓉儿身旁还有几个彪形大汉。

  我运起内力,听到蓉儿说:上天有好生之德,这位少年看起来不似坏人,只是在饥饿无助之下盗取各位的银两,这几位五毒教的兄弟,能否给我丐帮和我夫君神雕大侠一个面子,我愿以十倍赔偿各位损失。

  听到蓉儿说起我,脸上洋溢着幸福而又自豪的样子,我不由感到心头一暖,而几位大汉一听原来这位美艳夫人乃是黄蓉,面面相觑,说:既然是黄帮主的意思,小的几个肯定得卖这个面子了。

  于是双方客套几句,几个大汉告辞而去后,我急忙来到蓉儿身边。

  蓉儿见到我,像是气仍未消的样子,此时我注意到地上那位奇怪服装的少年。

  我探了探少年的鼻息,发现少年尚有气息,于是输入内力,少年呻吟一声,幽幽醒来。

  定睛一看,少年唇红齿白,面如冠玉,但面带菜色,似乎已有几天没吃东西了。

  我从包裹中拿出干粮给少年,问蓉儿是什么情况。

  原来蓉儿与我吵架后,在悦来客栈看到几位五毒教的大汉用锁链锁住一个奇异服装的少年,很是可伶,于是跟踪它们一路,弄清原委,原来这个少年偷窃几位大汉的包裹,被大汉发现了,于是蓉儿挺身而出,赔偿了几位大汉的银子,救出了少年。

  少年见到我和蓉儿面目正直,似乎不像坏人,于是跪下拜谢我和蓉儿,并恳求我和蓉儿收留他。

  我征询蓉儿意思,蓉儿说:这个少年看起来不是坏人,且与芙儿和大小武年龄相仿,先带回去再做打算吧。

  回到了郭府,招呼下人给少年沐浴更衣后,下人把少年带了上来,定睛一看,心中暗暗感叹,这世上居然有这么俊美的少年,而且就我一个男人之身,居然都觉得这个少年十分惹人怜爱,特别是少年的眼睛,似乎散发着几分邪魅的光芒,不经意间眼角余光爱妻蓉儿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感觉蓉儿似乎短暂的失态。

  少年似乎有几分拘束,眼敛低垂,拜见了我和蓉儿。

  我询问了少年身世来历,少年说他的名字叫剑平,说他来自于未来世界,因为某些原因,来到这个时代。

  说实话,我心中有几分不安,少年似乎隐瞒了某些事情。

  而我正当准备追问下去,蓉儿却打断了我:靖哥哥,我看平儿似乎很累了,有什么事情,日后再问吧。

  然后蓉儿对少年说:平儿,既然事已至此,就暂且在这里安顿下来吧。以后你郭伯父会安排好你的,至于其他事情,我们再从长计议于是蓉儿吩咐下人安排平儿下去休息。

第二章

  是夜,我同蓉儿谈到少年的事,我问蓉儿怎样安排平儿,蓉儿说:平儿说他来自未来,我已经仔细留意过了,他之前身穿的奇装异服似乎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可以制作出来的,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那么他来到这个时代一定会有一个理由。

  我微微颔首,对蓉儿说:蓉儿,你看平儿是否有学武的天赋,另外让他和芙儿一起修习武功,切勿让其误入歧途。

  第二日开始蓉儿便开始教导平儿武功,而我因为公务繁忙,这一段时日没有太大精力管家中事务,偶尔回家,会听到蓉儿夸奖平儿品格端正,而且天资聪颖,几乎过目不忘,外功招式方面无论多么精妙的武功,只需要教一两遍就会,而内力方面也是精进神速。

  这一日,我正在家中研习武穆遗书,突然下人禀报,吕文德手下探子求见。

  见探子来报,原来西域金轮法王来吕府寻衅滋事,我急忙赶去吕府。

  原来金轮法王前来恐吓吕文德,我到吕府之时,吕文德面如死灰。

  双方言语不合,我跟金轮法王缠斗起来,未料其龙象班若功如此精进,一番缠斗下来,发觉内力略微吃紧。

  法王见在我面前也占不到便宜,几招后跳出战圈,抱拳一揖,大声道:素闻郭大侠武功盖世,我见也不过如此。说罢一声长啸而去,数里之外仍然传来其狂笑之声。

  吕文德面如死灰,我沉吟了一下,对吕文德说,金轮法王不足为惧,下次再来定叫他有来无回。

  其实我内心明白,这么说只为稳定军心,真的与法王打起来,鹿死谁手还不好定论。

  回到郭府,是夜我辗转难眠,蓉儿见我患得患失。就问我所为何事。

  其实,大概三年前,我感觉自己的内力已经达到瓶颈,但一直不明白原因出在哪里,有一次我在翻阅九阴真经下卷的时候,无意发现卷中其中一页比其它要厚上少许。

  当时爱妻蓉儿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,用匕首把那一页厚的书页挑开,居然有一张薄若蝉翼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书页。

  书页上的标题乃是九阴真经秘修篇,文中提到,修习九阴真经到第八重的时候,会有瓶颈出现,但如果要突破就必须修炼这部秘修篇。

  秘修篇提到:由于九阴真经乃是阴性真气,如果是男子修练秘修篇的九阴真经,将会对身体产生不良影响,会造成男子在房事方面的能力衰退。但如果是女子修炼,反而比男子更好,不但有驻颜功效,而且会保持女子体内阴性机能更为发达。说白了就是性欲会更加增强,身体会更敏感。

  当时我和蓉儿面面相觑,本来我一直很迷恋爱妻蓉儿完美的肉体,蓉儿肤若凝脂,生下芙儿之后,胸部虽然变大,但仍然坚挺,虽然如此,但因为我从小在大漠长大,体格健壮,和爱妻蓉儿的房事一直都很美满。

  但是如果修炼九阴真经秘修篇,势必会造成我和爱妻之间的不和谐,当时我就想毁了这秘修篇,却被蓉儿阻止了。

  蓉儿说:武功本无罪,况且九阴真经乃是世上难得的武学瑰宝,毁了可惜,就当我们不知道这个秘修篇吧。

  时至今日如此境况,如果金轮法王再次来犯,如果我郭靖败于法王,失了军心,那后果将不可设想。

  我沉吟良久,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「蓉儿,我决定修炼九阴真经秘修篇」

  蓉儿果真冰雪聪明,我能想到的,蓉儿马上就明白了。

  「靖哥哥,无论你做什么决定,蓉儿都会支援你的。」

  第三章

自从修习九阴真经秘修篇以来已有三个月有余,我时常觉得下体发热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发觉我的阳物勃起越来越困难,而且大小已由原来的 6寸缩到了不到寸,下体的阴毛也掉落不少,变得稀稀疏疏起来,与此相对的是,我的功力大增,内力更为精纯,夜深人静之时,我甚至能够听到毛发掉落到地上的声音,而最令我惊喜的是,当我全力运功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无视障碍,具备了一定的透视能力,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,而且特别消耗内力,在我状态好的时候,可以坚持几乎一炷香的时间。

  而这些我暂时都没有让蓉儿知道。

  蓉儿这段时间一直在指导平儿和芙儿的武功,记得上次蓉儿上次跟我提过,说平儿简直就是空前绝后的武学奇才,无论教他什么一学就会,而且内力精进神速,才一年多的时间,平儿的内力就已经远超芙儿和大小武兄弟了。

  而让我感到有点奇怪的是,觉得蓉儿最近的装束越来越年轻了,有一次,我发觉蓉儿穿了一件很显年轻的黄衫,我虽然我没有明说,但是我隐隐觉得这跟平儿有关。

  是夜,蓉儿正在梳妆台卸妆,我装作无心的问蓉儿,平儿最近的武功怎么样了。

  蓉儿回过头来,一刹那间,我似乎看到初识蓉儿的样子,粉脸含羞,眼神带了一层薄薄的氤氲之气:平儿很努力,而且现在的内力几乎有我的七成了。

  我感到十分惊讶,平儿这孩子,修习内力才一年多,居然达到了蓉儿的七成功力,简直不可小觑。

  我呆了一下,蓉儿又对我说:靖哥哥你知道吗,平儿说,他们那个时代的人,人都不骑马了,每个人家里都有一种叫汽车的东西,这个汽车不用马拉着跑,而是给它吃一种油就可以跑很远,而且他们那个时代,女子30多岁还很年轻,而且跟男人一样都在外面工作赚钱。

  看着爱妻叽叽喳喳的样子,似乎跟平儿相处得很开心,我不由得陷入沉思。

  「靖哥哥,靖哥哥?」

 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,怎么了?

  明天开始平儿需要修习九阴真经第六层了,我要带他闭关修炼大概十天。

  我微微颔首,对蓉儿说:全真教有要事,我明日要去终南山一趟。

  蓉儿一听,怔了一下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发现蓉儿眼珠骨碌碌转了一下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我:要去多久呢?

  大概半个月吧,我也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回答到。

  哦,那靖哥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。

  在于蓉儿闲聊了一会,我们就休息了,不知道为什么,我翻过来覆过去睡不着,总觉得要发生一些什么。

  窗外月光洒落在床前,我起身,凝视着爱妻蓉儿,卸妆后的蓉儿还是那么美,岁月似乎几乎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,除了眼角几乎不可见的鱼尾纹。

  看到蓉儿穿着薄薄的白色睡衣,我突然有一种恶作剧的心理,运功透视,看到蓉儿的乳头似乎硬硬的,再往下,蓉儿的下面似乎有点湿湿的?

  这个时候蓉儿转了个身,我急忙收回内力。

  「平儿,不要」

  我胸口如中大锤,瞬间热血涌向心口。

第四章

  第二天,我收拾了行装准备出发,蓉儿带着平儿和芙儿来与我送行。

  看得出来芙儿满脸不高兴:爹,怎么又要出远门了。

  我心中一暖:芙儿,爹去终南山半个月就回来了,你和娘跟平儿好好练习武功。

  芙儿嘟起嘴:娘现在只管平哥哥,不管我了,说我笨。

  蓉儿有点尴尬,似乎若无其事的说:芙儿,落英神剑掌第五招第二式娘叫你练习多少次了,还是动作不标准,平儿来这里半年就已经滚瓜烂熟,你还怪娘不教你?

  我莞尔一笑,说:你是得跟平儿学习,平儿才一年多时间,现在武功远胜于你了。

  芙儿更不高兴了:爹,娘每天都给平哥哥开小灶练功,你又不管我。

  好了好了,这次办完事我回来一定教你好吗?

  芙儿虽然不高兴,但也没有办法。

  于是我告别了蓉儿三人,踏上去终南山的路。

  走了半个时辰,我心念一转,掉头回到了郭府。

  我屏住气息,躲在练功台,见到蓉儿正在和芙儿说话。

  奇怪!我才出去转了个身,发现蓉儿的衣服换过了,蓉儿现在穿着一袭白衫,薄斯粉黛,显得特别青春活力。与芙儿站在一起,就如同姊妹一般。

  「芙儿,这几天你要听话,我要带平儿入关修炼10天,你要把落英神剑掌第二式给练会了。」

  知道啦!

  蓉儿带着平儿进了练功门,石门放了下来。

  这下玩大了,我的透视功还不能穿透石门。我观察了一下地形,得找一个芙儿看不到的地方,还要便于听到石门里的声音的位置。

 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地方,我屏住内息,运功听力,听到了。听到了。

  我鲜血上涌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不到三寸的阳物,居然勃起来了。

  「「蓉姐姐」」我胸口一记重锤。

  什么时候,平儿叫蓉儿叫蓉姊姊了?

  「平儿,不要这么调皮,要是让你郭伯父知道了可不得了」我舒了一口气,看来果然只是平儿一厢情愿的顽皮罢了。

  「但是上次,你不是同意平儿这么叫你了?」

  什么?上次?难道他们……

  「上次是为了练功,奖励你练功突破第五层。」

  果然蓉儿是不可能背叛我的吧,肯定是我多想了。

  衣服窸窣脱落的声音。

  「平儿,你怎么把衣服脱了」

  「很热啊,蓉姊姊你不热吗?」

  「嗯,是有一点点」

  「蓉姊姊,要是你热,可以把外套脱了,平儿不会看的」

  「小滑头」听得出来蓉儿有点羞意。

  但是接下来,果然是淅淅索索脱衣服的声音。

  「蓉姐姐,你好美,身材好好」

  「小鬼头,不要乱看」

  「蓉姐姐,在我们那个时代,女孩子就平时穿得比你少多了」

  「别想骗我」

  「真的不骗你,我们那个时代有一种衣服叫比基尼」

  「是什么样的呢」

  「就是把胸部还有下面的地方遮起来,蓉姊姊要是你穿比基尼肯定很美,你的身材太好了」。

  蓉儿没有接话。

  我的阳物一直勃起,真奇怪,自从修炼九阴秘章后,我的阳物很久没有勃起过了。

  「好吧,开始练功了」

  接下来,听到平儿吐纳的声音,这小子,内息均匀悠长纯正,假以时日,真的不得了。

  另外一个是蓉儿的呼吸声,感觉有点急促,这不应该啊,怎么说,蓉儿的九阴真经也接近 8层了,不应该会这样啊。

  我提高了一下内力,听到了蓉儿的心跳声,似乎跳得比平时短而急促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五章

  说起来,自修炼九阴秘章以来,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与蓉儿行夫妻之礼了。

  虽然蓉儿没有说什么,甚至我练功之后,蓉儿几乎没有跟我求过欢,蓉儿这么聪明的女子,岂会不知道我内心所想呢。

  「蓉姊姊,我好热」

  「平儿,忍耐一下」

  沉寂了一会儿,又听到平儿的声音。

  「蓉姊姊,我下面好涨」

  「不要这样,平儿」

  里面发生什么了?我加紧催发内力,听力更为精纯,听到了衣物摩擦的声音,同时我感觉蓉儿和平儿两人的心跳都急促不已。

  「平儿!你再这样我生气了!」

  砰,似乎是蓉儿把平儿推到在地上的声音。

  「蓉姊姊,对不起」

  「算了,这是练功带来的副作用,我也不和你计较了,但是你记住,要是这事让你郭伯伯知道了,后果不堪设想」

  「平儿知道错了」

  「……」

  两人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,后来只听见蓉儿和平儿悠长而均匀的调息吐纳声。

  我的阳物逐渐软了下去,让我欣慰的是,蓉儿在最终关头保持清明,未致大错发生,我调整一下内息,几个起落,消失在夜色当中。

  来到终南山,与马玉道长见过面后,马钰道长神色凝重:郭大侠,近几个月来,贫道夜观天象,发现异像。

  「马道长请讲」

  「贫道发现西南方向星象模糊与清晰交替而行」

  「这代表什么呢?」

  「天下可能要易主!」

  沉吟了一会,马钰道长又道:「但据贫道推测,易主之人却非蒙古之人,如是蒙古之人,那星象指向应该指向西北。」

  「是祸是福?」

  「是祸是福,贫道还不能确定,但可以肯定的是,新君主淫,新后乃为人之妻。

 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,新君主目前方位乃在襄阳方向,郭大侠务必小心为上」我一惊,突然想到平儿,难道说平儿是天选之人?这也太过荒唐了吧?

  我沉吟半响,对马钰道长说道平儿之事。

  马钰思索片刻,按天象来看,新君主乃汉室之人,但方向却指天际,似乎不是本朝之人。

  马钰道:郭大侠,我传你一套心法,此乃恩师在世之日,观人之术,如若是天选之人,用此套心法观之会散发出天子龙气,如若是真龙,必散发红、白、黑色龙气,红色主明君,白色乃主淫君,而黑色乃主暴君。然天命不可违,你只能影响天子龙气属性,却不可改其天子之命。

  之后马钰道长传授了观人之术,并千叮万嘱:如若平儿是那真龙天子,只可日常潜移默化,万不可逆天行事,致龙气改变。

  回程途中,我一直在想,难道平儿真是那真龙天子?


首页

视频

下载

图片

写真

小说

声音